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当是时 > 正文

[中华家园(转载)作文2400字]中华家园

时间:2019-09-21来源:而注诸海网


  “……” 
 
  “可儿?” 
 
  “嗯!”同伴何欣然再一次的叫声让李可回过神来,任渡走后,她就一直魂不守舍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心变得越发的沉重,一直都在想着任渡,担心着他的生死! 
 
  “去吃饭吧!?”何欣然问到。 
 
  “今天是他走的第几天了?”担心和思念让李可度日如年,每一分钟都是那么的漫长。 
 
  “第……有一个星期了!……放心吧!今天我问过他们班同学,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他的班主任肯定会知道的!”何欣然看着憔悴的同伴轻声宽慰到。 
 
  “为什么要选上我呢?”李可低声的喃喃自言着。 
 
  何欣然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就算是比她大的成人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李可。宿舍里一时沉默着,半响何欣然才开口关心的再次问道:“去吃点吧!好吗?” 
 
  “我不去了,你去吧!”李可坐在床上低着头,沉侵在思念的痛苦中。 
 
  何欣然想了想说道:“要不我去打点回来,我们一起吃吧?” 
 
  根本就没听进去的李可,只是木然的点点头。就在何欣然准备出门时,楼下门房阿姨喊了一声:“311李可,电话!” 
 
  何欣然赶紧跑到阳台上应道:“唉小孩突然抽搐昏迷白眼!来啦!”看着室内的李可似乎没听到般还是傻傻的坐着,跑了进来推推她:“可儿!你电话!” 
 
  “啊?”李可茫然的看着同伴,一会才身子猛的一震冲了出去,她是多么的希望这个电话会是任渡打来的。 
 
  “喂!可儿吗?我是任渡,小飞啊!”电话那头任渡的声音让李可这几天一直绷着的神经一下松了下来,强忍着的泪水再也不受控制的从脸颊上滴落,溅在电话机上。 
 
  电话里传来的抽泣声让任渡紧张的问道:“可儿?是你吗?怎么啦?” 
 
  李可半响才稍微的止住抽泣,少女的心极力的掩饰着对任渡的关心与思念。但依然哽咽着轻声说道:“我……我没事!……你呢?你没事吧?” 
 
  “我……”任渡停了一下,这时他真有种不顾一切的想把真相告诉李可的冲动,但还是忍住了“我没事!我很好!你放心!很顺利”连说了几句“三字经”才把心里的冲动完全的压下去“后天我就回学校了!怕你担心,所以才给你打个电话!期终考试就要到了!复习的怎么样了?虽然我们不用考高分,但要是不及格,补考就不好了,整个寒假都没得好好玩了……其实……我是想你了!” 
 
  任渡最后说出的几个字,让李可一阵脸红。“我……我一直都有复习!” 
 
  “哦!那就好……呵呵”任渡在武汉哪能治好癫痫病,癫痫这样治靠谱心里拼命的找着话题“嗯……你……你吃了吗?” 
 
  “是的!我吃了!你呢?” 
 
  “我……我也吃过了!你呢?” 
 
  “啊?” 
 
  “哦!没……没什么,嘿嘿!你复习的怎么样了?”…… 
 
  (命运之神:天哪!哪个学校食堂会在下午六点多还没开饭啊?都快要上晚自习啦!就你们这些痴男怨女才会这样哄来骗去!) 
 
  北京军队大院里的任渡轻轻挂上电话。虽然说的都是不着边际的话,但李可说的每一个字都能让他回味,傻傻的坐在椅子上,不时的甜美一笑,陶醉在初恋的情怀中。 
 
  “中南海的车到了!”孙立文推门进来说到。 
 
  还在陶醉中的任渡有些无奈的站起身,边把椅靠上的拿起穿着边说道:“唉!去拜年罗!” 
 
  虽然还没到大年夜,但今天中南海主席的餐桌上却丰盛的很,山珍海味尽收桌上,诱人的菜香都溢到餐厅边上的客厅里。主席、总理还有朱副总理三人坐在厅里聊着天。 
 
  “他毕竟还是太小了,就像一块尚未雕琢的玉石,将来他到底走什么样的路,跟我们的培养有直接的关系,这是个难题啊!我想任何一个社会心理学家都没有遇到这样的案例”主席口中的他显然说的是任渡。 
 <山东治癫痫病的好医院在哪里br>  总理点点头说:“我们有必要把他引上一条正确的路,为了这个国家,民族甚至是全人类,都有这个必要……你们看是不是让他把脑子里的资料写出来,备个档?如果他有个闪失,这个计划就全停下来了!” 
 
  朱副总理想了一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看还是先别说这个,一来他现在也是忙的很,二来,小孩的心理很难说的,要是一个不高兴拍拍手一走了之呢?我们还能把他绑起来?再者我们一直对他都看护有加,他也不可能会有什么闪失!等他大了,要是有必要再提吧!主席你看呢?” 
 
  主席两手交叉胸前显得也只能如此了的点点头说道:“你们对他这次报上来的加强警卫团配备和未来天军的建设问题怎么看?”虽然有政不管军的规矩,但三位都是政治局常委,军队的事自然还是要管的。 
 
  朱副总理似乎对任渡特别爱护,首先接道:“加强警卫团力量很有必要,建立天军也是我们必然要做的。至于这次还提起天军未来归属问题……我看倒不是他有什么野心!除了少年人常有的判逆心理,大部份还是出自他个人对军人的热爱!……上初中时他写过一篇名为我的理想的作文还在县里拿了奖的,里边就说他的理想是当军人,作文稿就在我那!下次我拿给你们看看!”朱副总理最后的这句话既是玩笑也是说明了他们现在对任渡的看法。作为国家的领导人怎么可能会去陕西哪能治癫痫,治疗医院这样选看一个中学生写的作文呢?但是如果是任渡的,似乎又有些必要了。 
 
  主席和总理都笑了笑,总理有些感慨的说道:“这要是哪个官员敢提这样的报告,估计我们都会去想他的动机问题了!” 
 
  “可偏偏我们无法把他看成大人啊!”朱副总理也是感慨的接道“其实他的提法也不是没有根据的,包括核武等战略打击力量不也是直接隶属军委的嘛!” 
 
  “话是这么说,可程序上不应该由他提出来啊!”总理回道。 
 
  “那我们就想办法把这件事程序化!”朱副总理接道。 
 
  “可要是传到党内,就难免会被人说成是我们在培育御林军了!” 
 
  “这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只要我们一退下,这种口不就封住了?再说了,在我们退下之前,这件事也不见得会传出去!” 
 
  “好了!先不谈了”主席站了起来“这也不是明天就要解决的事,在我们退下前还不见得能成事!” 
 
  两位总理也跟着站了起来,相互间为刚才有些激烈的争论彼此报以相视一笑。 
 
  主席继续说道:“小飞也应该到了,我们入席先吃吧,医生说我的饮食要规律。怎么样?待会他来了是不是还老样子?” 
 
  两位总理微笑着点点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