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残坡积 > 正文

一个故事

时间:2019-09-23来源:而注诸海网

  说一个吧。

  从前有一个男孩,一个,但女孩对他不理不睬。

  后来男孩去了Y市,女孩去W市念书,就此断了联系。男孩曾一度找到女孩的联系方式,也打过几次电话,发过一些短信。后来就打不通了,发短信也没人回。

  男孩想:也许他把我拖黑名单里了。他了,像一首歌里唱:每个人是每个人的过客。也许他和她,只能互成过客了吧。

  有一天,男孩睡得迷迷糊糊,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男孩接通了手机,那边响起了女孩久违的声音:“你能来看看我吗?”声音中夹杂着抽泣。

  男孩很生气,他本身有低血糖,睡眠一直不好。当然这不是最主要的,他想:从前爱你,你不理我,如今有事情了倒想起我这个路人甲了,早干嘛去了!

  想归想,话到嘴边就剩了一句:你在哪?

  …….

  得到地址的男孩不远千里的来到W市,在一间出租房里见到了肚子微微隆起的女孩,那时的她蜷缩在床上,脸色苍白,双眼红肿。

  男孩看到眼前的女孩仿佛恍如隔世,于是面无表情地问了句:“几个月大了?"

  女孩的声音可真是气若游丝了:“四个多月了吧。”,说完眼一闭,身子一歪,就这么晕了。

  男孩吓坏了,抱起女孩冲出房门,拦下辆车,去了医院。

武汉治癫痫病在哪里治疗>  …………

  男孩站在病房外,看了眼昏睡的女孩,问旁边的大夫:“现在这情形,能为她做流产吗?”

  那大夫跟看外星人似的:“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在想什么呀,胎儿都有四个月了才送过来,于法于情,手术都是不能做的。我说你这小伙子也太不负了吧,把人家小姑娘折腾成这样子,还想让人家流产,你这心也太黑点了吧……”

  真是一点停的意思也没有啊,男孩出离了,低吼道:“你闭嘴!她肚子里的不是我的!我只问你手术到底能不能做!”

  大夫估计是被吓傻了:“你去问问院长吧。”

  …………

  看着眼前貌似慈祥的老头子,男孩涨红了脸,甭管自己好说歹说,这死老头就是不松口,反倒给自己讲起了政策,什么胎儿已经成形,现在拿掉是违法的,医院实在无能为力等等……

  临了来了句:“不行就是不行!你走吧,我还有个会要开。”

  男孩紧握双拳向门口走去,突然一个转身跪在起来的院长面前,流着泪,声嘶力竭:

  “求您了!求您了.我知道这是违法的,也知道这对孩子不公平。可她才刚大二啊!刚大二!孩子一出生,什么都完了!名誉,前程,都完了.你愿意看一对母子举步维艰的在这世上生存吗?孩子一出生没有,因为辍学前程尽毁!与其有两个人的不幸,您能不能就给已经存在的人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山东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老头子看了下他,闭上双眼,半晌复又睁开:“好吧,我安排一下,但我不能保证那女孩的安全啊!”

  不管怎样,总算办到了,男孩想。

  “谢谢!”

  ……

  醒了的女孩不住哽咽,满水:“谢谢你……”

  男孩笑了下,淡淡地说:“好好休息吧,一切都过去了。医院说,会尽快给你做手术的。”

  女孩的脸色忽然黯淡下来,久久,轻轻地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我想把这孩子留下来……”

  “啪”,男孩打了女孩一巴掌,他真上火了:

  “你傻了啊?!啊?我没听错吧,人家和你掰了,临了留了这么大包袱给你都不闻不问,你倒要帮人家把这孽种生下来,你他妈的也太高尚了!不是,您当初要有这么一半对我好,我死活也不能让您这样啊……”

  女孩静静地听着男孩的咆哮,默不作声。很快,男孩骂完了。

  于是女孩柔柔的看他,男孩也在看女孩。

  “你决定了?”

  “嗯。”

  “那好,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

  “你要干嘛?”

  “给我!为了孩子的以后着想,我有必要找他谈谈。”

  “好吧,手机号码是……颠病怎样对症治疗颠疯发作怎么办颠病

  ……

  男孩看着面前的这个人,强忍怒火,低声问:“你们多久了?”

  “四个多月了吧。”

  “她怀孕了你知道吗?”

  对方明显怔住了,茫茫然摇摇头。

  “得,你这纪念品留的可够大的。那好,我问你,她想把这孩子生下来,你还能跟她复合吗?”

  “这……你看,我也只是个学生,实在没有能力去抚养一个孩子,这个,不可能,请你.”

  “嘭”,男孩一拳砸在了对方的脸上:

  “小子,我猜你也不想负这个责任。孩子我可以和她养着,我今天来只想告诉你,你可以不要她和孩子,但你的责任我一样也不会让你逃过。为了孩子的将来,不管你愿不愿意,今天得和我签一份协议!”

  “好,我签。”

  ……

  后来男孩去拜访了女孩的,女孩的双亲很不待见他,男孩和女孩隐瞒了真相。男孩决定成为孩子的父亲,不管遭遇多少冷眼,女孩为生孩子休学了一年,倒也没怎么太耽误学业。

  ……

  一晃五年过去了,孩子茁壮的着。

  男孩(也许我们该叫他男人了,就叫男人吧)男人很欣慰。

  不过老天爷总是爱开玩笑的,孩子快过6岁时,查出了白什么原因啊为什么老是会像抽搐一样呢血病,必须移植骨髓,可是的骨髓却配不上,自己的检验结果还没出来。男人等不及了,他想起了那份协议。他想,该是让他尽责任的时候了。

  于是男人出去找那个人了,可老天爷的玩笑似乎没开够,原来那个人一年前就死于车祸了……

  男人带着的回到了医院,他以为一切都完了,却终于朝他了,检验结果出来了,他和孩子的骨髓竟然能匹配!

  孩子康复后,男人悄悄烧毁了那份协议……

  属于每个人的,可能会被无意延迟,但总会来的。

  ……

  故事讲完了,我其实跟男孩一样,有过的经历,很多年喜欢一个人,一个人,到最后不了了之。我没这男孩的。

  后半段的灵感来自《非诚勿扰》,葛优和徐若�u的对白:

  葛:宝马车头插一奔驰的标,这恐怕不太合适吧?

  徐:能开不就行了吗?

  葛:可万一出了故障,宝马不管修,奔驰的零件又配不上……

  其实这事也好办,只要签份宝马管修的合同就好了。当然这也有风险,万一宝马不认账或者宝马黄了,等着官司打赢或者找到别公司合适的配件,估计这车可能也废了,到时奔驰只能干瞪眼。

  这年头故事多了,爱情少了。

  故事,只是个故事。

------分隔线----------------------------